一段虐心到哭的短文

故事1:
今天她结婚,我请假,开了一天一夜的车到她家附近,迎亲的车队来了,她穿婚纱真好看,跟我想象中的一样,像个小公主。跟在车队后面一个多小时,都听到了外面敲锣打鼓的声音,忽然手机里收到一条短信:“别送了,我到了,对不起,到最后还是没能嫁给你”。一刹那自己在车里哭得像个孩子。

故事2:
他和她是大学里的情侣,然而因为他的家庭太多于穷苦,所以在毕业之后她的父母并不同意她们继续来往,强硬的让她们分手了。几年后,他高兴的找到了她:“亲爱的,我有房有车了,你父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了吧?”她瞬间就哭了,因为她肚子里已经有了3个月的身孕。

故事3:
一个男孩儿对小姑娘说:"就是我的BF。"女孩儿问:"什么叫BF?"男孩儿说成BestFriend(好朋友)的含意。再之后它们娶妻生子来到风烛残年的年龄,老婆婆对老太太说:"就是我的BF。"老太太问:"什么叫BF?"老婆婆笑容回应:"BeForever(永远的爱)"。
故事4:
在海啸重灾区之一的印度泰米尔纳德邦的海边小村,一条名叫“塞尔万库马”的小狗救了它的小主人迪纳卡兰。

海啸来临时,迪纳卡兰的母亲桑吉塔只能抓住两个年幼儿子的手,拼命向高处奔跑,并希望自己最大的孩子、7岁的迪纳卡兰也能跟着她一起逃出险境。但迪纳卡兰并没有跟上母亲,而是向他自认为最安全的地方--离海岸只有大约40米的一个小棚屋跑去。危急关头,“塞尔万库马”毅然掉转头去追小主人。

它一路咬着小主人的衣服,间或用鼻子拱着小主人,硬是将他给拽回了附近高处的安全地区。最终得救的迪纳卡兰感激地说:“塞尔万库马咬着我衬衫的衣领,把我拽了回来。”

故事5:
他们是这支探险队中的情侣。探险第15天,一阵大风将他们的帐篷、器材、设备、食物全部卷走。他们深处撒哈拉大沙漠的“纵深腹地”,逃生希望渺茫。

5天后,救援人员在火山口附近和其他地点找到了10具尸体。最后人们找到他们,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肩靠着肩,头挨着头,嘴也对着嘴,热烈而又深情的亲吻着,犹如一对庄严而又神圣的爱神。当人们抬他们的遗体时,却发现她的嘴唇微微翕动了一下,他们还活着!5天5夜,一对情侣相拥亲吻在高热的沙漠中,居然大难不死。

社会学家说,是崇高的爱情给了他们巨大的精神力量。医学家则说,是他们“相互近面呼吸”的方式,彼此吸进的都是对方呼出的湿润空气,从而减少了体内水分的消耗。无论哪种说法,这都是绝境中创造生命的千古一吻。

故事6:
保姆住在主人家附近,一片破旧平房中的一间。她是单身母亲,独自带一个四岁的男孩。

那天,主人要请很多客人吃饭。主人对保姆说:“今天您能不能辛苦一点儿,晚一些回家?”保姆说:“当然可以,不过我儿子见不到我,会害怕的。”主人说:“那您把他也带过来吧……”保姆急匆匆地回家,拉了儿子就往主人家赶。保姆说:“带你参加一个晚宴。”

保姆把儿子关进主人家的书房。她说:“你先待在这里,晚宴还没有开始,别出声。”

不断有客人光临主人的书房。或许他们知道男孩是保姆的儿子,或许并不知道。他们亲切地拍拍男孩的头,然后翻看主人书架上的书。男孩安静地坐在一旁,他在急切地等待着晚宴的开始。

保姆不想儿子破坏聚会的快乐气氛,更不想年幼的儿子知道主人和保姆的区别、富有和贫穷的区别。后来,她把儿子叫出书房,并将他关进主人的洗手间。主人有两个洗手间,一个主人用,一个客人用。她看看儿子,指指洗手间里的马桶:“这是单独给你准备的房间,这是一个凳子。”然后她再指指大理石的洗漱台:“这是一张桌子。”她从怀里掏出两根香肠,放进一个盘子里。“这是你的,”她说,“现在晚宴开始了。”

盘子是从主人家的厨房里拿来的,香肠是她在回家的路上买的,她已经很久没有给儿子买香肠了。

男孩从没见过这么豪华的房间,更没有见过洗手间。他不认识抽水马桶,不认识漂亮的大理石洗漱台。他闻着洗涤液和香皂的淡淡香气,幸福极了。他坐在地上,将盘子放在马桶盖上。他盯着盘子里的香肠,唱起歌来。

晚宴开始的时候,主人突然想起保姆的儿子。他去厨房问保姆,保姆说:“也许是跑出去玩了吧。”主人看保姆躲闪着目光,就在房子里寻找。终于,他顺着歌声找到了洗手间里的男孩。那时,男孩正将一块香肠放进嘴里。他愣住了,问:“你躲在这里干什么?”男孩说:“我是来这里参加晚宴的,现在我正在吃晚餐。”他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男孩说:“知道,这是单独为我准备的房间。”他问:“是你妈妈这样告诉你的吧?”男孩说:“是……其实不用妈妈说,我也知道。晚宴的主人一定会为我准备最好的房间。”男孩指了指盘子里的香肠:“我希望能有个人陪我吃这些东西。”

主人默默走回餐桌前,对客人说:“对不起,今天我不能陪你们共进晚餐了,我得陪一位特殊的客人。”然后,他从餐桌上端走两个盘子。他来到洗手间的门口,礼貌地敲门。得到男孩的允许后,他推开门,把两个盘子放到马桶盖上。他说:“这么好的房间,当然不能让你一个人独享……我们共进晚餐。”

那天,他和男孩聊天,唱歌。他让男孩坚信洗手间是整栋房子里最好的房间。他们在洗手间里吃了很多东西,唱了很多歌。不断有客人敲门进来,他们向主人和男孩问好,他们递给男孩美味的饮料和烤得金黄的鸡翅。他们露出夸张和羡慕的表情。后来,他们干脆一起挤到小小的洗手间里,给男孩唱起了歌。每个人都很认真。

多年后,男孩长大了。他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尽管并不富有,他还是一次次地掏出钱去救助穷人,而且从不让那些人知道他的名字。他说:“我始终记得多年前,有一天,有一位富人,有很多人,小心地维系了一个四岁男孩的自尊。”

故事7:
课上,老师问小朋友们:“孩子们,你们知道谁是英雄吗?”:这时,小敏怯怯地站起来,小声的说:“老师我知道,我的爸爸是英雄。”她一说完,大家都笑了,因为他们认为她爸爸怎么可能是英雄。老师也有点诧异,于是问小敏:“小敏同学,为什么你会说你的爸爸是英雄呀?”这时小敏哭着说:“因为我妈妈说地震的时候他为了救我们全村人,去了很远的地方。”

故事8:
十八岁那年,她爱上了他。她以为,他也喜欢她。她以为,从他吻她的那一刻起,他就爱上了她。可她不知道,她错了。十九岁那年,他忽然告诉她他喜欢柯南,她有些惊讶,随之淡淡一笑,她一直以为,他们是彼此相爱。

二十岁那年,她见到了他的女朋友,他的青梅竹马。她的心碎了,她偷偷把她苦苦写了三天三夜的情书扔到了垃圾桶里。原来他仅仅是把她当作一个玩具而已。她开始把她对他的感情封闭起来。她发誓要忘了他。她在全班同学面前让他难堪,当他逼问她为什么这样时,她冷冷地说:“我恨你。”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突然有一天,他明白了一切。他没有说话,连句道歉都没有。她彻底绝望。她真的好想忘掉他,但是她做不到。她上辈子欠了他什么,他要让她这么难过。两个人,没有任何关系,如果真的要说有关系,也只是仇人的关系。

林阳,我好恨你。这是她出车祸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她失忆了,一场车祸,让她如愿以偿,忘记了他,忘记了一切,她很快乐。

故事9:
他就住在她对面的那幢楼,两扇窗户是相对的。

以前,她总是在窗户旁跟他说话,而他总是乐此不疲地一听到她的声音就跑过来,或者是一直站在窗户边,看着她在屋里走动,一脸满足。

自从她对他提出了分手,那扇窗的窗帘就再没有打开过。

她知道,他恨她。因为她伤透了他的心。所有能伤他的话她都说了,居然连“不曾爱过他”都说了,他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每一晚,她都仍然忍不住望向对面的窗,但是密封的窗帘就像厚厚的隔膜,连影子都透不出来。

她就这样不用担心被发现又带着深深的失落,一整夜一整夜地张望,然后就红了眼睛。

不久,她出嫁了。那天,在喧哗一片的声音里,她还是不由自主抬头看着那扇窗,窗帘依旧没有打开。

她哭了,哭得很伤心,别人都以为是出嫁的女儿舍不得,她就哭得不能停止地上了花车。一路花车浩浩荡荡,她嫁的是小镇上的富贵人家。

一年后,她离婚了。当厂长的丈夫在外面一直有女人,而她,不过是放在家里应付外人的女主人。

当她得到证实,丈夫眼皮都不抬一下,冷冷的说:“本来还可以相安无事让你继续做女主人,但她有孩子了,我给你一笔钱,我们离婚吧,反正你爱的也不是我。”

她冷笑一下,悲凉的声音似世外飘来:“我为钱付出太多了。”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其他什么都没带,临出门口扔下了结婚戒指。

去无可去,又回到了以前的家。她第一个反应就是看那扇窗,一年多了,他是否从来没有打开过?他还恨她吗?

有一晚,强烈的感觉促使她偷偷走上了他那幢楼,去了他的家。

门开了,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她惊愕地站着。

那男子问:“你找人吗?”

她正不知道怎样回答,突然她震惊得无以复加地看着那扇窗,紧闭的窗帘,一张桌子放在旁边,上面触目惊心的是他的照片,还有一炷烟雾袅袅的香。

那个男人是他的堂哥,说他半年前车祸去世,临终嘱咐要把他的灵位放在那扇窗的旁边,永远这样放着。

半月后,她的照片也放到了他的旁边,并排在那扇窗下。

她要告诉他,她一年前就验出心脏病,过不了两年。所以她狠心选择离开他。而那个丈夫,只是贪恋她的美貌,而她也只是为了留一笔可观的钱给可怜的母亲,起码等自己走后,母亲能生活不愁。

她要告诉他,她爱的一直只有他。她要在天堂里,为他打开窗帘。

故事10:
他认识她的时候,23岁,是一家医院的住院医师。她18岁,是医院的漂亮护士,追求者很多,可她却选择了相貌平平的他。医院最不起眼的医生和医院最漂亮的护士在一起,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他们恋了三年,他从省城被派到浙西南的一家医院做副院长。那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后来抗战开始,他留在浙西南,她去了前线做护士。他到处打听她的消息,有人说她在前线嫁给了一个军人,有人说她嫁给了一个战地记者,也有传言她和另一个医生结婚了,还有人说她在战争中牺牲了。

在浙西南第四年时,他30岁,等不到她的消息,他和医院的另一个护士结婚了。婚后第二年,他有了自己的孩子,生活平静而幸福。偶尔,他也会想起那个漂亮的她,会想念他们曾经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28岁那年,她回到省城的医院,做了医院的护士长,她到处打听他的消息,却杳无音信。

他和她再次相见,是他的妻子得了子宫肌瘤,到省城住院做手术,她是当班的护士长。那一年,他50岁,她45岁。在医院的走廊里,他和她只是淡淡地打了招呼,他叮嘱她多照顾他的妻子。在他妻子住院的时间里,她跟人换班二十多天没有休息,帮着他一起照顾他的妻子。

她依然是一个护士长,而他已是当地最有威望的中医。再次见到时,他60岁,她55岁,他到她的医院做学术报告,她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安静地听他讲。一个月之后,她退休了。

分开之后的第三次见面,是在殡仪馆,他86岁,她81岁,他来参加她的葬礼。她的手上戴着63年前他送给她的手表,脸上的表情是平和而从容的。他握着她的手,叫着她的小名,喃喃自语,老泪纵横。

回去不到一个月,他在睡梦中安详离世。

她为他终生未嫁,兑现了当初他去浙西南时对他承诺的“我等你”,只是这一等,等去了她的一生;他误以为她在战争中去世了,娶了另外的女子为妻,当他知道她还活着的时候,他内疚不已。分开之后的三次见面,第一次见,是带妻子去看病,他说了谢谢;第二次他想单独约她吃饭,她婉拒;第三次,已是阴阳两隔,他想对她说“对不起”,她却一辈子都不给他机会。

这是我在采访时听来的真实故事,几十年前的老照片还是可以清晰地看出她当年的清秀和甜美。原来,一转身,真的是一辈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yyfangcha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