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社会实践日记

今天小编就为大家分享一篇暑假社会实践日记,具有很好的参考价值,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今天终于开始动笔写日记了(鼓掌)

春光播福,和气致祥


其实在火车上、船上就想写了,但是一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间与空间,于是拖到现在才动笔。
先记火车的经历。生平第一次坐硬座如此长时间——闲聊、打牌、听音乐、睡觉,总之是要尽一切可能killtime。打牌还是十分有趣的,睡觉总是最难受的。我换了无数种姿势,就是睡不爽,上课的时候怎么那么不舒服的姿势就能睡得香呢?三点种时放弃睡觉,开始听音乐,反而能迷迷糊糊进入半睡状态——听重金属还能睡,我果然强。 火车的经历只记得这么多了,到宜昌就一路奔到码头,上船、开船,船上的旅行开始(我到目前为止,还有我是在旅行的感觉,其实真正的旅行也不过是一场另一种形式的实践嘛)。感觉比起我五年前来三峡,江水变脏了、变浊了许多。陈润说是因为下了雨,水中的沙起来了,可是水面上的漂浮物明显比以前多了。甚至到了西陵峡,还有不少东西在水面上漂,而且时有见到船上的人扔东西下去,痛心。(ps:愈接近有人的地方污染愈严重,积累到坝区最脏。) 除去漫长无聊的过坝(过坝大约三小时,加上等船和减速的时间耽搁,差不多要五小时,实在是很浪费时间),整个行程风景都很养眼。不过三峡大坝的那个五级船闸还是非常壮观的——那么厚重的闸门层层开启,又在身后层层关闭,一时间让人感觉不知置身于通往哪里的另一空间了。 过了葛洲坝后景色就开始好起来,于是不顾火车缺觉,坚持站在船头看风景,一直看到三峡大坝,感慨了半天山的移步换景,水增山的灵气。 但是三峡真正美好的景色是在晚上度过的,实在可惜(神女峰等等都没有看到)。可是在夜色中看三峡却又有另外一番味道。到巫峡那一段,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河道变窄,水流变急,两边的山都看不出本来郁郁葱葱的鲜艳色泽,化作一片黑影,向船上压过来。到了夔门更是如此,山势更加陡峭,如墙一般的立在河道两边

自从我遇见了您,我的生活彻底改变!我敬爱的老师——曾老师。那段时间,

。可是一出夔门,河道立即豁然开朗,真的有如出了一道巨大的石门一般。然后便看到了一片五光十色的灯火,原来白帝城已经到了。记得以前白帝城要爬很久才能到山顶,现在水位上升,那儿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岛了。
还有印象的好像是到奉节港口,远远的从黑暗中看到星星点点的灯火,之后在江水的影映之下,梦幻的水晶般的城市出现了,再近一些,梦幻变成了现实不那么好看了。 就这样裹着一条被子坐在船头看夜色中的三峡看到两点,如此经历一生恐怕再难经历一次了,难忘。
早上,看到万州又是另外一种感觉。远远的透过大桥看到一座规模很大的城市,好像刚从大自然的怀抱里走出,回到发达的人类社会。 以前听陈润形容这里像阿富汗,但是远比我想象中的好,很现代化的城市(虽然也有很多旧房子)。我每到一个城市都习惯性的拿他同武汉比较(结果往往是家乡比较好,呵~~),就发达程度而言显然比不上武汉,但是城市给人的感觉很好,比北京给人的感觉好。看来我还是喜欢南方的城市。
太困了~~我睡一觉先~~
7月3日21:45周六晴
矮~我居然拖到现在才又开始动笔,真实懒。就现在的印象来看,我对万州的初印象应该可以统统翻盘了。这个城市(现在应该说是重庆的一个区了)贫富差距很大

诸如:“路上要小心,过马路要看着点车,上课要认真……。”这些话已经成了每天上学之前的“必备课”。

。我们初到之时,看到的是万州的中心地段。从这里看跟任何一个大城市没什么两样——超市里的商品(日用品、食品类)很齐全,各种大商尝专卖店也有,不过几天看下来,还是有差别。比如说看这里据说最好的商城,一楼化妆品的品牌并不是很齐全,多是中低档的(大众品牌),由此可以看出整个商场的定位(这是最快的定位方法),就武汉来比较,属于中低档,就北京来说,更是如此。小精品店也很有点味道,但是进去看,样式还是武汉去年的样式,时尚杂志前年的样式,也就是说,流行文化比大城市差了一个档。
但单从生活水平还不错这一部分来看,这里的人消费水平是相当不错的,懂得享受生活,(也就是肯花钱,看看陈润就知道了:)今天采访的出租车司机的生活也印证了我的看法,他说这里的人比天津、北京人都舍得花钱。(不过这里的起步价也低,5块)
我是来调查移民的情况的,来之前还有点是来锻炼、受苦的心,现在已经怀着一颗坦然的享受的心了。住在闹市区的宾馆(标间,绝对有二星的水准,包括来时坐的船也是有独立卫生间的游轮三等舱),吃的嘛,到目前为止,只出去自费了两餐——区委、三峡局接待的,还能有差吗?不过接待人的头衔、姓什么的我都忘了,记得也对不上号。吃好的我当然是乐于享受(有那么一点点内疚吧),唯一痛恨的是敬酒,没完没了,我又不会说话。这时候就死佩服陈润和姚浣芬。
至于小吃嘛,第一天的第一顿就跟着小邺和小强找到一家凉面店吃了凉面和凉粉(程凉面,据说很有名)。叫少放点辣子,还是超辣,吃过好久胃里还像火一样的烧。不过很好吃很好吃,面劲道,料酸中带甜,叫人欲罢不能。今晚还去吃了传说中的格格。原来就是小笼粉蒸肉,羊肉的最好吃,可惜放了辣子。又叫了烧卖(学校的太难吃了),竟端来了扣肉!原来他们这儿这东西叫烧白

细细聆听,你会听到河里冰块融化的声音,小河又显出了一副可爱活泼的笑脸,他正哼着“叮叮咚咚”

。语言不通啊,我还自以为毫无问题呢。对了,著名的火锅也吃过了,店很专业的感觉,底料竟是红油!虽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腻,但还是不习惯。我喜欢在火锅里打生鸡蛋,可是面对如此大的一个锅,实在是不好意思。
印象鞋的差不多了吧,对了,还有晚上可以听到隐隐约约低沉的汽笛声从江边的码头传来,很有感觉。
我又困了,明天还要早起出去玩呢

元旦之夜,愿你快乐数不胜数,开心绝不虚度。

。移民的问题大概今天是不可能写完了,为了保持日记的完整性,我决定明天再写。
7月5日10:02周二大晴天
昨天太累了,今天早上七点多时,挣扎了一秒钟要不要出去爬山,最后温暖大床胜出,于是现在房里只剩我一人,开始补日记。
下面要写道移民了,这可是大头。移民局给我们的两个主题是移民的后期扶持和产业空心化

你是阳光,把人间温暖普照大地。你并不比我们高大,但那时足以让我们仰望。

。最开始去参观了格立的一个电容厂和一个作得还不错的电池厂,算是了解产业的问题。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所有的信息都得自于厂长或其高层人员还有科委的汇报和相关问题的解答。要是前几天,我可能不会想这方面的问题,但是现在,我就会怀疑我所听到的是否是实际情况了——起码厂长的说法就和科委的人的说法不那么一样。
我们听到了什么问题呢?格立新元(就是做电容的那个)在微利的边缘,微利也是得自于现在廉价的劳动力,低廉的水电价格、运输成本,还有一个巨大的代价就是环境的污染。如果这些就是获取利益的优势的话,那么这些优势显然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的。像这样作电子器件的在国内的大环境都不好,这么一个对口支援的小厂也不可能有什么经济实力和人力来作新技术的研发开新市场,在我看来,就靠着高层管理人员的思想方向不错误,还在现阶段维持微利,所谓发展壮大,我是看不到什么前景的。对于移民来说,这个厂最大的贡献,就是解决了20xx年的时候牟书记和几个干部送了些肉和油盐酱醋之类的东西给他们对口扶持的居民,因为拿不动就先送一家,其余的放在门口,没想到才从第一家出来就看到一群人在疯抢放在门口的东西!!去双河口的路上也一路被叮嘱不要随便和那里的居民接触,那儿的居民比较“野蛮”,常常栏下领导的车子诉苦水。可是这样特别的叮嘱倒勾起了我的逆反心理。到了龙宝果然看到一排排整齐的新楼房,然后是一个气派的广场和移民局的大楼——据说这些漂亮的外观和厦门、南京、天津等地区的对口支援是分不开的。当时就有人问了广场周围的居民房有很多是空闲的,得到的回答是:“不空闲啊,都住了人了。”显然这个回答没办法满足大家(倒是事后提问时得到的“那些人都出去打工了”的回答还让人容易接受一点)。然后在当地领导的带领下,去小区里面“参观”,说是深入小区内部,但是实际上只是在小区内部的街道上看了看,参观了安排可以参观的公共活动室,还有一个大妈的小家——大妈自然是对移民工作满口说好的。一路走下来,竟然看不到一点纰漏,是在让人怀疑。到不是我们是冲着阴暗面、尖锐问题来的,而是所看到的一切太好了,好到让那些官方说法显得那样遮遮掩掩、华而不实。到中午吃饭时,这种欲盖弥彰的做法已经被很明显的说出来了——中午太热(实际上那天是阴天),不要出去走访了。在一家体育休闲中心接待我们的,还给我们提供了棋牌游艺、桌球、乒乓球、沙狐球,(后来我发现这个中心竟然还有卡丁车!!这这样的定位,到底是为谁修建这座体育休闲中心的啊)明摆着是让我们不要出去

春光播福,和气致祥


可是我们都是好奇的人呢,当然要出去探个究竟。于是分小组就出去了。我跟着正、副队长走(好光荣啊),半天找不到个人,就跑去打玩具抢(为移民做贡献)顺便聊天了解情况,聊着聊着一个扫地的大妈走过来了,指着我们的衣服说,你们是清华大学的吧,我要反映情况。我们一听觉得有戏,追问下去,知道她的情况其实不是移民问题的典型——非法集资,厂子因为移民搬迁倒闭(厂子倒闭是不是因为移民还值得怀疑)没法换钱,原来家里靠移民前繁华街道的的门面收入日子过得还不错,现在补偿的门面根本没人要,小孩又要上大学,总之是罪过都在移民

那些和麻雀一样自私自利,安于享乐的人们,又怎么体会到这份无言的壮美呢?

。那位大妈最后还把我们拉到她家去,一定要我们帮她向上面反映情况,要回集资款。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yyfangcha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