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路梨花课文赏析(驿路梨花课文概括)

驿路梨花课文赏析

  《驿路梨花》作者彭荆风,文章选自1977年11月27日《光明日报》,文体为小说。本文就来分享一篇驿路梨花课文赏析,希望对大家能有所帮助!

 

  《驿路梨花》课文

  山,好大的山啊!起伏的青山一座挨一座,延伸到远方,消失在迷茫的暮色中。

  这是哀牢山南段的最高处。这么陡峭的山,这么茂密的树林,走上一天,路上也难得遇见几个人。夕阳西下,我们有点着急了,今夜要是赶不到山那边的太阳寨,只有在这深山中露宿了。

  同行老余是在边境地区生活过多年的人。正走着,他突然指着前面叫了起来:“看,梨花!”

  白色梨花开满枝头,多么美丽的一片梨树林啊!

  老余说:“这里有梨树,前边就会有人家。”

  一弯新月升起了,我们借助淡淡的月光,在忽明忽暗的梨树林里走着。山间的夜风吹得人脸上凉凉的,梨花的白色花瓣轻轻飘落在我们身上。

  “快看,有人家了。”

  一座草顶、竹篾泥墙的小屋出现在梨树林边。屋里漆黑,没有灯也没有人声。这是什么人的房子呢?

  老余打着电筒走过去,发现门是从外扣着的。白水门板上用黑炭写着两个字:“请进!”

  我们推开门进去。火塘里的灰是冷的,显然,好多天没人住过了。一张简陋的大竹床铺着厚厚的稻草。倚在墙边的大竹筒里装满了水,我尝了一口,水清凉可口。我们走累了,决定在这里过夜。

  老余用电筒在屋里上上下下扫射了一圈,又发现墙上写着几行粗大的字:“屋后边有干柴,梁上竹筒里有米,有盐巴,有辣子。”

  我们开始烧火做饭。温暖的火、喷香的米饭和滚热的洗脚水,把我们身上的疲劳、饥饿都撵走了。我们躺在软软的干草铺上,对小茅屋的主人有说不尽的感激。我问老余:“你猜这家主人是干什么的?”老余说:“可能是一位守山护林的老人。”

  正说着,门被推开了。一个须眉花白的瑶族老人站在门前,手里提着一杆明火枪,肩上打着一袋米。

  “主人”回来了。我和老余同时抓住老人的手,抢着说感谢的话;老人眼睛瞪得大大的,几次想说话插不上嘴。直到我们不作声了,老人才笑道:“我不是主人,也是过路人呢!”

  我们把老人请到火塘前坐下,看他也是又累又饿,赶紧给他端来了热水、热饭。老人笑了笑:“多谢,多谢,说了半天还得多谢你们。”

  看来他是个很有穿山走林经验的人。吃完饭,他燃起一袋旱烟笑着说:“我是给主人家送粮食来的。”

  “主人家是谁?”

  “不晓得。”

  “粮食交给谁呢?”

  “挂在屋梁上。”

  “老人家,你真会开玩笑。”

  他悠闲地吐着烟,说:“我不是开玩笑。”停了一会,又接着说:“我是红河边上过山岩的瑶家,平常爱打猎。上个月,我追赶一群麂子,在老林里东转西转迷失了方向,不知怎么插到这个山头来了。那时候,人走累了,干粮也吃完了,想找个寨子歇歇,偏偏这一带没有人家。我正失望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这片梨花林和这小屋,屋里有柴、有米、有水,就是没有主人。吃了用了人家的东西,不说清楚还行?我只好撕了片头巾上的红布、插了根羽毛在门上,告诉主人,有个瑶家人来打扰了,过几天再来道谢……”

  说到这里,他用手指了指门背后:“你们看,那东西还在呢!”

  一根白羽毛钉在红布上,红白相衬很好看。老人家说到这里,停了一会,又接着说下去:“我到处打听小茅屋的主人是哪个,好不容易才从一个赶马人那里知道个大概,原来对门山头上有个名叫梨花的哈尼小姑娘,她说这大山坡上,前不着村后不挨寨,她要用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来帮助过路人。”

  我们这才明白,屋里的米、水、干柴,以及那充满了热情的“请进”二字,都是出自那哈尼小姑娘的手。多好的梨花啊!

  瑶族老人又说:“过路人受到照料,都很感激,也都尽力把用了的柴、米补上,好让后来人方便。我这次是专门送粮食来的。”

  这天夜里,我睡得十分香甜,梦中恍惚在那香气四溢的梨花林里漫步,还看见一个身穿着花衫的哈尼小姑娘在梨花丛中歌唱……

  第二天早上,我们没有立即上路,老人也没有离开,我们决定把小茅屋修葺一下,给屋顶加点草,把房前屋后的排水沟再挖深一些。一个 哈尼小姑娘都能为群众着想,我们真应该向她学习。

  我们正在劳动,突然梨树丛中闪出了一群哈尼小姑娘。走在前边的约莫十四五岁,红润的脸上有两道弯弯的修长的眉毛和一对晶莹的大眼睛。我想:“她一定是梨花。”

  瑶族老人立即走到她们面前,深深弯下腰去,行了个大礼,吓得小姑娘们像小雀似的蹦开了,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老爷爷,你给我们行这样大的礼,不怕折损我们吗?” 老人严肃地说:“我感谢你们盖了这间小草房。”

  为头的那个小姑娘赶紧插手:“不要谢我们!不要谢我们!房子是解放军叔叔盖的。”

  接着,小姑娘向我们讲述了房子的来历。十多年前,有一队解放军路过这里,在树林里过夜,半夜淋了大雨。他们想,这里要有一间给过路人避风雨的小屋就好了,第二天早上就砍树割草盖起了房子。她姐姐恰好过这边山上来抬菌子,好奇地问解放军叔叔:“你们要在这里长住?”解放军说:“不,我们是为了方便过路人。是雷锋同志教我们这样做的。”她姐姐很受感动。从那以后,常常趁砍柴、拾菌子、找草药的机会来照料这小茅屋。

  原来她还不是梨花。我问:“梨花呢?”

  “前几年出嫁到山那边了。”

  不用说,姐姐出嫁后,是小姑娘接过任务,常来照管这小茅屋。

  我望着这群充满朝气的哈尼小姑娘和那洁白的梨花,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诗:“驿路梨花处处开”。

  《驿路梨花》赏析

  一、整体把握

  小说通过发生在哀牢山深处一所小茅屋的故事,生动地展示了雷锋精神在祖国边疆军民中生根、开花、发扬光大的动人情景,再现了西南边疆少数民族乐于助人、热情好客的淳朴民风,歌颂了互帮互助的良好社会风貌。

  文章以“我”和老余一晚一早所见所闻为顺序,围绕“小茅屋的主人到底是谁”,设计了两次误会、三个悬念,分两个层次,刻画了一组人物,展示了他们助人为乐的美好品格。

  行走在深山里的“我”和老余,在淡淡月光下,穿过梨树林,发现了竹篾泥墙的小茅屋,房门反扣,屋里漆黑,没有灯也没有人,白木门板上用黑炭写着“请进”两个字。

  “这是什么人的房子呢?”自然产生的疑问,形成第一个悬念,领起了全文。

  得到帮助的“我”和老余,以为前来送米的瑶族老人是小茅屋的主人,于是同时抓住老人的手,抢着说感谢的话。可是瑶族老人说他不是主人,而是过路人。第一个悬念引出的第一次误会消除了。

  第一次误会的消除又引出第二个悬念。瑶族老人不是主人,那“主人家是谁”呢?瑶族老人说,他从一个赶马人那里打听到是一个叫梨花的哈尼小姑娘,她要用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来帮助过路人。瑶族老人的讲述产生了第二次误会。到此,是小说的第一个层次。

  从哈尼小姑娘的出现到引出解放军战士建造小茅屋的故事,是小说的第二个层次。

  “我”和老余、瑶族老人正在修葺房屋时,看见了梨树丛中闪现出一群哈尼小姑娘。走在前面的约莫十四五岁,红润的脸上有两道弯弯的修长的眉毛和一对晶莹的大眼睛,“我”料想她就是梨花。瑶族老人也走到她们面前,深深弯下腰去,行了个大礼,表示感激之情。可小姑娘说:“不要谢我们!房子是解放军叔叔盖的。”第二次误会消除了,接着产生了第三个悬念:解放军战士为什么盖房子呢?

  三个悬念、两次误会,环环相扣、层层递进,到小说的最后,通过哈尼小姑娘的述说,我们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解放军战士为了方便过路人,学习雷锋精神建造了小茅屋;梨花姑娘受感动,要用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帮助过路人,一直照料着小茅屋;梨花姑娘出嫁后,她的妹妹就接着照顾小茅屋;瑶族老人、“我”、老余等过路人,受到照料,都很感激,也都尽力照料小茅屋。他们都是小茅屋的主人。

  二、素养提升

  本课继续学习略读的阅读方法。学习的要求是根据确定的阅读重点,带着问题略读,在规定的时间内达成略读目标。通过略读实践,培养略读能力。

  本文是记叙性文本。根据文体特征,“观其大略,粗知文章的大意”,就要了解故事梗概,明确:什么人?在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事?

  略读的主要特征是选择性阅读。选择性阅读不能在只言片语上纠缠,不追求对所有细节都理解,只要能以最快的速度粗知文章大意,遇到不懂的字、词等都可以跳过,甚至还可以跳过某个部分。不打断阅读思路,高度集中注意力,是提高略读效率的关键。

  略读本文,围绕“谁是小茅屋的主人”,可以跳过诸如景物描写、人物对话、心理活动、议论抒情等细节,用较快的速度先把文章从头到尾扫读一遍,粗知文本大意后,再用2到3分钟时间,略读与阅读重点有直接关系的内容。如:①文章的标题。记叙文的标题常常表明记叙的线索、中心事件、主要人物,有时还表明了作者的观点和态度。本文标题,至少提供了故事发生的地点、人物等信息。②文中反复提及的人、事、物,如本文中的“小茅屋”“主人家”“瑶族老人”“梨花”等。

  进行略读训练的最简单的方法,是强迫自己在规定的时间内按要求读完一篇文章。开始训练时,可以把略读速度定为每分钟400字,以后逐步提高。

  三、问题探究

  怎样理解“梨花”对表达作者思想感情的作用?

  作者笔下的梨花,在文中多次出现,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梨花的内涵不断丰富,作者寄予其中的情感也不断升华。

  陡峭大山中淡淡月光下的梨花林,洁白,美丽。“白色梨花开满枝头”,“在忽明忽暗的梨树林里走着”,我们发现了可以落脚的小茅屋。这里的梨花,出现在人们需要帮助的时候,带给人希望和温暖。作者借助梨花,赞美了给人们提供帮助的梨树林边小茅屋的主人。

  梦境中香气四溢的梨花林、穿着花衫在梨花丛中唱歌的小姑娘……植物“梨花”和人物“梨花”相映生辉。这里,作者写大自然梨花的香气四溢,赞美梨花姑娘助人为乐精神的发扬光大———受过帮助的'过路人,心生感激,尽力照料小茅屋。

  小说结尾,洁白盛开的梨花与充满朝气的哈尼小姑娘融为一体,梨花成了助人为乐的人物群体的象征,梨花的朴实无华,就是边疆民族淳朴民风的象征,梨花的香气四溢,就是助人为乐的雷锋精神不断发扬光大的象征,“处处开”的“驿路梨花”,饱含了作者对助人为乐的雷锋精神、对边疆少数民族的淳朴民风、对发扬光大雷锋精神的一代新人的赞美、热爱、崇敬之情。

  艺术特色

  标题和主题的独特性

  《驿路梨花》的标题具有美感,隽永悠长,有“一石三鸟”的效果。“驿路”就是那个“前不着村后不挨寨”的小路。以“雷锋精神”为主题的文章,已经很少了。作者重翻旧主题,表现出作者独出心裁的创作理念。“梨花”不仅指大自然中的梨花,同时也象征着雷锋精神世代相传,寓意着哈尼族小姑娘。作者通过对美好生活场景的描述,以及“梨花”等人物的描述,歌颂“雷锋精神”。

  人物的精神美

  《驿路梨花》描述了小茅屋里的人物,特别是小茅屋的主人,他们都有一种雷锋精神。这个已经在崇山深处保留了十年之久的小茅屋里,充分体现了小说人物对其的照料,同时也体现了这个小茅屋里的人物“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精神品质,更好地阐释了雷锋精神,表现小说人物的心灵美。虽然在整篇小说中,“梨花”这个主人公没有出现,但是到处都有梨花助人为乐的故事。文中那些景物的描述,其实也是为了烘托梨花的精神品质。比如在小说开头:“山,好大的山啊!起伏的青山一座挨一座……消失在迷茫的暮色中”,作者通过赞美大自然的景色,来表达自己的赞叹之情。

  情节描述悬念跌宕

  《驿路梨花》主要围绕“我”和夜宿在小茅屋的老余而展开,同时还不断抛出悬念,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戏剧性非常强。“我”和老余发现了一个门板上写着“请进”的小屋,这里产生了悬念。当一个手提明火抢、须眉花白的瑶族老人出现时,“我”和老余认为小屋的主人就是他,之后老人跟我们说这个茅屋是方便人们打猎又饥饿又疲惫的时候住的。接下来又抛出了一个悬念,老人提到,这个茅屋的主人是一个哈尼小姑娘,名叫“梨花”,她非常喜欢帮助别人。之后,在“我们”给茅屋添草、挖排水沟时,出现了一群可爱的哈尼族小姑娘,“我”和老余认为那个“红润的脸,弯弯修长的眉毛,一双晶莹的大眼睛”是老人口中的梨花姑娘。此后又设置悬念。介绍这个小茅屋是如何被解放军建造的,以及这些小姑娘,和被梨花姑娘悉心照顾的小茅屋。整个小说围绕“谁是主人”这个话题进行讲述,之后引出解放军建设小茅屋的情景。小说中出现两个插叙,作者是通过“设置悬念——释悬——推出新悬念”将故事打开,层层递进、环环相扣。

  精炼简洁的语言

  《驿路梨花》语言简练,句子虽然比较短,但是读起来朗朗上口。而且用词恰当,充分体现出人物性格特征和当时的情境。比如:在描述梨花和其他哈尼族小姑娘出场时的场景时,写她们从树林中“闪”出来,一个“闪”字充分表现小姑娘朝气蓬勃、活蹦乱跳的样子。而文中“驿路梨花处处开”的描述,不仅与小说题目呼应,也是提挈全文的一笔,达到了深化主题的目的。

  作者简介

  彭荆风彭荆风(1929年11月22日—2018年7月24日),出生于江西省鄱阳县,祖籍江西省萍乡市,中国当代军旅作家,历任昆明军区宣传部副部长、中国作协云南分会副主席、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代表作品有《驿路梨花》《鹿衔草》《断肠草》《师长在向士兵敬礼》《绿月亮》《解放大西南》《今夜月色好》《孤城日落》《太阳升起》等。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yyfangcha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