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樟树散文

大樟树散文

  在平平淡淡的学习、工作、生活中,大家经常看到散文吧?狭义上的散文是指与诗歌、小说、戏剧并行的一种文学体裁。那么你真的知道要怎么写散文吗?以下是小编整理的大樟树散文,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下雨了,”大宝奇怪地仰头望了望天空,接着嘀咕到“这么好的天气,怎么会有雨呢?”看着郁闷的他,我开玩笑的说“那是樟树哭了,滴到你手上的是它的眼泪。”

  香樟,我们的市树。每到三四月,都会让环卫工人措手不及,先是落下一批黑籽,马路上人行道上,任由汽车的碾压和行人的踩踏,留下一个个黑色的印记,相比之下公园里边的香樟树掉落的籽粒就幸运的多了,它们可以成排的躺落在树下,阳光一洒就像黑珍珠般……

  还没等樟树籽掉光,那片片青红色的樟树叶就开始满天飞舞,只要风稍稍助力,那么樟树叶就会铺满大街,任由着环卫工人们一次又一次的.重扫它们却总是在……

  我以前一直怀疑把香樟树做为城市里的主要绿化树种是一种错误,也真心为扫落叶的工人们烦恼过。但是每当自己行走在街道上,踩樟树籽却是我的最爱,特别喜欢听樟树籽碎裂的声音,我还踩出经验来了,比如刚掉落下来的籽粒不大好踩,因为它外面包裹着一层黑黑的果肉,还带着水份,就算踩裂了,那个声音也不响亮,裂的一点也不干脆,要挑那些干燥些的或者黑黑的果肉已经脱离了的籽粒踩,那脚感,那碎裂时发出的“嘣”,会让我有种满足感…

  再过几天,樟树要开花了,到时候整个城市都是香的。

  很多次了,骑着车,在那茂密点的香樟树下,会有小雨点掉落在额头或者手臂上,却发现天气晴朗,也没有任何水滴来源的时候,不要怀疑,那就是樟树的眼泪,它在和落下的籽粒告别,它怀念飘落的樟叶,它在准备着怒放花朵,它更孕育着新生……

  徐徐清风,让整个公园都生动起来。这比昨晚子夜那场可怕的大风要舒爽,迎风微

  颤的枝桠也不在再像昨晚时那么夸张的扭曲了,这浑身的酸痛在清晨的微风中舒缓开来。大樟树观望了一下四周的近邻和远处的朋友们,发现他们也都安然无恙,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了。

  虽然大家都认为大樟树是在杞人忧天,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份心不是多余的,公园里和公园外的马路边种植着最多的就是樟树,围绕着公园的有高楼大厦也有俩三层的平房,北面的高楼挡住了大部分的风,可也让楼间夹弄里的风更加的疯狂。大樟树亲眼目睹了夹弄口上那俩棵樟树被风肆虐时的情景,好几次都以为他们会拦腰折断或者连根拔起,不过幸好,这俩棵樟树挺过来了,今天谁也看不出他们昨晚所遭受的一切。

  这是大樟树在这里的第十三个年头,他亲目睹过很多的事件。那一年,下了俩天的大雪,靠东边的一棵樟树,大枝桠不堪重负断裂了,差点砸到了匆忙的路人;还有一次,南面的一棵松树被风吹着斜压向边上的桂花树;就最近,一个调皮的小男孩在抓着紫薇树的枝桠上来回的荡时,扭折了那根枝桠……太多了,但是最让大樟树担心的还是樟树们的健康问题,这与他自己的经历有关。

  大樟树来自远方山间一条小沟里,那里的樟树们都很健壮,很高大,大樟树在那里只能算做小樟树了,可是他依然很快乐。因为他的地盘也不小,前面的沟洼处一到春天雨水充沛时,还能流出一条细水来,后面的“悬崖”上,也没有太大的灌木,那些藤蔓小树们掉落下来的花花叶叶,年年都给大樟树提供了必要的养分,使他长起来一点也不费力气,那时候大樟树常常梦想着自己能长过“悬崖”,高大到能去触碰蓝天上的白云。

  直到有一天,一切都变了,大樟树被移植到了田野里,这里的他不再独享优势,田野里和他一样的樟树实在太多了,树冠没有了,树根也锯的差不多了,留下孤零零的主干,连自己看着都别扭。这一年的夏天太过残酷,很多春天里发芽成长的樟树都陆陆续续地枯萎了,直到秋天第二年春季里都不再发芽…经历了一年一年的艰辛成长后,大樟树又拥有了自己的树冠,显得那么生机勃勃,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永远都痛,痛在溃烂的主干,痛在永远都不能再见“悬崖”上那棵开着一串串紫色花朵的紫藤……

  说到紫藤,大樟树心就酸了,只差几年,这边的树枝就可以够到她了,她的藤蔓伸长得那么快,他们之间就相差那么两三米,或许一年就够了,只要紫藤沾上自己的枝头,她就会一直向自己攀附,而自己这么高大……一到四月里,缠绕着樟树枝桠的紫藤会挂满了一大串一大串的紫色花朵,衬映着整个山沟,吸引来很多蜜蜂和蝴蝶,羡慕住所有的花朵……大樟树时常会这样幻想着,幻想着…

  从移植到公园里的第一天起,大樟树就享受着人们的赞赏。和他并排也移植来一棵和他一般大的樟树,在人们眼里,他们是一对,在大樟树眼里,他也一样是棵“空心树”,不止他们,公园里,道路两边很多都是“空心树”,“空心树”并不一定真的空心,在大樟树看来,失去部分生命力主干的树就叫“空心树”,一样的经历,一样的特质,让大樟树一眼就能辩别出他们来。或许很多的樟树已经习惯了新环境,并不太在意,可是大樟树却一直耿耿于怀。

  午睡时大樟树做了同样的一个梦,梦见自己被木匠做成了一个柜子,里面装着很多衣服。人们常常用细布仔细地擦拭着柜子,他们还会凑近了一闻再闻,嘴里不停地呢喃到:“这柜子真好,从来不出虫,还特别香呢!”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yyfangcha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